了解新加坡NFT消费者保护

非同质化代币(NFT)是区块链上的加密代币,其可以证明数字资产的所有权和真实性,也可以被看作是有所有权证的数字数据。NFT是不可替代的,因为没有相同的两个NFT,每个NFT都有唯一的识别号和元数据。

作为买卖数字艺术品的一种模式,NFT正变得越来越流行,其允许艺术家将其真实的数字艺术品货币化,否则这些数字艺术品很容易被复制。至关重要的是,NFT可以与数字艺术品和实物艺术品一起证明出处。此外,某些NFT可能涉及卖方向买方提供通行证,该通行证允许NFT持有人获得独家商品或服务,包括活动、订阅、内容或限量版产品。 Continue reading “了解新加坡NFT消费者保护”

【财富岚海】专栏 | 抽丝剥茧:英美法系下信托的本源

经常有客户来问我,在新加坡设立信托的门槛是多少,回报是多少?一听这个问题,我就知道他们对英美法系的信托并没有真正理解。信托其实是英美法系的独特产物,本文将为各位读者系统地解释一下英美法系下的信托根本性质和起源,以及其在财富管理体系中的强大功能。

Continue reading “【财富岚海】专栏 | 抽丝剥茧:英美法系下信托的本源”

【财富岚海】专栏 | 英美法系下,共有产权的法律形式

在英美法系国家买过房产的朋友,一定对Joint Tenancy(联合共有)和Tenancy in Common(按份共有)这两个法律词汇不陌生。但其实在英美法系,包括新加坡在内,共有产权的制度贯穿于整个财产所有权结构之中,不仅仅应用于房产。因此,理解这两种共有制度,对于财富传承的规划至关重要。

首先,“Tenancy”(租赁)在这两个词汇中并不指代租赁关系,只是持有关系的术语,因为这个词的起源是在这种共有关系最初产生的年代,那时英国所有的土地都是根据王室的封建租约持有的。 Continue reading “【财富岚海】专栏 | 英美法系下,共有产权的法律形式”

【财富岚海】专栏 | 如何理解普通法系的“Domicile居籍”?

21世纪的工作模式和生活模式意味着人们的流动性越来越大。而一个人与某个地方的连结——无论是因为出生在那里,或者在那里拥有财产,亦或是在那里工作,都会引发诸多实际的法律问题,尤其是在当地缴税的责任。在英美法系中,居籍(Domicile)这个普通法(Common Law)概念是非常重要的,常常被用作连结因素以断定当事人的税务责任。

居籍(Domicile)不是一个全球统一的概念,因此当一个人与一个以上的地区产生连结时,有时会出现没有或多个居籍的问题。一些国家采用相同的原则,但名称不同,而另一些国家则不把一个人的法律和税收待遇与他们的住所联系起来,而使用其他概念,如“惯常居所”或“公民身份”。本期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英国的居籍规则。

Continue reading “【财富岚海】专栏 | 如何理解普通法系的“Domicile居籍”?”

区块链技术和NFT在新加坡的发展和规范

自2008年第一个数字货币比特币诞生以来,区块链技术在各个领域的应用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新加坡作为亚洲金融中心之一,也吸引了众多软件技术人员和投资者从事区块链技术相关的金融行业,包括NFT (非同质化代币)。NFT 市场既可以是Axie Infinity这种可以赚取数字资产的游戏平台,也可以是NBA TopShot 这种收藏品交易平台,还可以是Decentraland 和Earth 2这种可以进行数字财产买卖的元宇宙平台。

Continue reading “区块链技术和NFT在新加坡的发展和规范”

新加坡私募和风投行业系列 – 简介篇

近年来,新加坡已迅速成长为全球资产管理行业(资管行业)的中心,众多投资者和资管经理汇集于此。2020 年,新加坡的资产管理总额 (AUM) 增长了 17%,达 4.7 万亿新元,高于 2019 年的 4万亿新元1。 这种强劲的增长是由大量流入的传统和另类投资资金所驱动的,包括私募股权 (私募) 和风险投资 (风投)。 那一年,私募和风投的资产管理总额分别增长了 54% 和 49%,达到 3,750 亿新元和 160 亿新元。 我们认为,新加坡资产管理规模将在未来几年将持续保持增长势头。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私募和风投行业系列 – 简介篇”

新加坡家办门槛提高——深度解析金管局新政的底层逻辑

这几天,全网都在疯传下面这张图。不可否认最近移民突然成了热门话题!

4月11日,我们收到了新加坡金管局一封邮件,内容是关于新加坡家办13O/U计划的门槛大幅提高。大概就是图中戴教授所指的消息了。但是戴教授的表述不太严谨,新加坡家办免税计划并不是投资移民,实际上新加坡的投资移民难度远高于此。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家办门槛提高——深度解析金管局新政的底层逻辑”

违约金在英美法合同中有效吗?

我们经常在中国法管辖的合同中看到违约金/罚金这样的条款,常常规定如果合同一方不如约履行合同,则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给对方。根据我国《合同法》规定,我国对于损害赔偿的范围采纳的是可预见性标准,同样该标准也适用于违约金条款,即违约金不仅可以包括因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还可以包括合同履行后的可得利益。

但是违约金的适用有一定的限制,一般来说合同违约金的上限是不超过实际损失的30%,但是过高或者过低都是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或者增加的。由于这项要求,大部分中国法合同都会在合同中约定相当可观的违约金,因为即使约定的过高,也可以在经过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调整后予以执行,还可以避免在出现违约情况后再来计算损害赔偿数额。而且高额的违约金,也会对合同各方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使得合同各方因忌惮高额的违约金而有积极履行合同的动力。

Continue reading “违约金在英美法合同中有效吗?”

新加坡科技准证(Tech Pass)正式启动

早于去年年末,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就曾宣布将于今年推出一种新型准证Tech Pass,旨在吸引全球顶尖科技人才前往新加坡,以促进新加坡科技态系统的发展,进一步巩固新加坡作为区域科技枢纽的领先地位。近期,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正式启动了Tech Pass,申请人已经可以在其官网上提交申请了。

哪些人可以申请科技准证?

申请人不必必须受雇于新加坡企业,其可以是新加坡企业的雇员,也可以直接在新加坡进行创业、做投资人、担任董事等。申请人只要满足以下三项条件中的两项就可以申请科技准证。当前持有工作准证(Employment Pass)、 个人化就业准证(Personalized Employment Pass)等准证的人员,若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亦可以申请更换其准证为科技准证。

Continue reading “新加坡科技准证(Tech Pass)正式启动”

© 2009- Duane Morris LLP. Duane Morris is a registered service mark of Duane Morris LLP.

The opinions expressed on this blog are those of the author and are not to be construed as legal advice.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